首页 >  资讯 > 

郁婼贺承觉(郁婼贺峻之)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(郁婼贺承觉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)郁婼贺峻之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(郁婼贺承觉)

郁婼贺承觉(郁婼贺峻之)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(郁婼贺承觉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)郁婼贺峻之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(郁婼贺承觉)

发表时间:2024-06-11 10:38:53

郁婼贺峻之是现代言情《郁婼贺承觉》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,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,作者“郁婼”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,梗概:入夜,郁婼失眠了,想起一些旧事。大约去年这时,贺峻之刚刚开始玩赛车,出过一次车祸。...《郁婼贺承觉免费》第5章免费试读入夜,郁婼失眠了,想起一些旧事。大约去年这时,贺峻之刚刚开始玩赛车,出过一次车祸......
郁婼贺承觉
郁婼贺承觉

郁婼/著|现代言情|连载中|xkxs

网文大咖“郁婼”大大的完结小说《郁婼贺承觉》,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现代言情,反转不断的剧情,以及主角郁婼贺峻之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,详情:贺峻之从小到大都很受身边人的欢迎,小时候他一句话,他那帮小跟班就冲前头刁难贺承觉。有一回,正好被郁婼碰到。一群人撕碎了贺承觉的课本和作业,贺峻之也在里面。那情景令人窒息,她当时其实是想跑的,但有人看到她,还塞了一张贺承觉的试卷到她手里,要她一起撕...
小说详情

郁婼贺承觉

》 《郁婼贺承觉免费》 第3章

那年贺承觉十岁,但眼神已经幽深晦暗,深黑的瞳仁里有她看不懂的内容。
她心慌又心虚,赶紧别开了脸。
...《郁婼贺承觉免费》免费试读郁婼是个乖乖女,长这么大,自认干过最出格的事,就是小时候做过贺峻之的帮凶。
贺承觉刚来贺家那阵子,除却在贺家被贺阿姨冷待,还遭到了学校里所有同学的排挤,这全都有赖于贺峻之在校的人际关系。
贺峻之从小到大都很受身边人的欢迎,小时候他一句话,他那帮小跟班就冲前头刁难贺承觉。
有一回,正好被郁婼碰到。
一群人撕碎了贺承觉的课本和作业,贺峻之也在里面。
那情景令人窒息,她当时其实是想跑的,但有人看到她,还塞了一张贺承觉的试卷到她手里,要她一起撕。
小小的郁婼身体很僵硬。
“撕啊!”有个小男孩说:“这是小三的孩子活该的,破坏别人的家庭,还好意思来上学。
就是!他这是活该!”小孩子眼里没有什么先来后到,贺承觉是个私生子,他妈妈就是第三者。
郁婼心跳很快,周围的人在起哄,大家都在撕扯纸页,有人吹口哨,她闭了闭眼,心一横,将手中的试卷也给撕掉了。
就这样,郁婼很安全地融入了这个团体,她抬眼时,恰好撞上贺承觉的目光。
那年贺承觉十岁,但眼神已经幽深晦暗,深黑的瞳仁里有她看不懂的内容。
她心慌又心虚,赶紧别开了脸。
早晨,郁婼从梦中醒来,盯着屋顶的小吊灯,有片刻茫然。
她不知道怎么会梦到这么久以前的事。
随着身体的感觉苏醒,昨晚的一切也都涌入脑海,她想起来了。
贺峻之交女朋友了,他为了女朋友打架,他们还开房了。
她坐起身,深深吐出一口气,揉了把脸,下床去洗漱。
出门发现贺承觉已经起来了,他坐在餐厅那边,听见动静,望过来。
“那个……早啊。”
郁婼干巴巴抬手挥挥,算是和他打招呼,她还是不知道要怎么称呼他。
贺承觉脸上没表情,只说:“洗漱完过来吃早餐。”
居然还有饭吃。
郁婼有些意外,进洗手间洗漱时,她又想到昨夜的梦,捂了把脸。
虽然后来她心存愧疚,也试图弥补,但那样的伤害,怕是很难忘记的吧。
她这个施暴者都忘不了,更别说贺承觉了。
她开始有点想不通,他昨晚为什么会收留她。
从洗手间出来,郁婼乖乖去餐厅,坐在贺承觉对面。
很简单的中式早餐,有小米粥、灌汤包和简单的小菜。
郁婼咬了一口灌汤包,眼底就亮了,“是徐记的灌汤包?”贺承觉没抬眼,只“嗯”了一声。
徐记灌汤包在北城很出名,郁婼以前就喜欢,后来这家店被探店博主发掘,成了网红店,演变成现在“一包难求”的局面,清晨去买还要排队好半天,郁婼嫌麻烦,已经有段时间没吃了。
这顿早餐郁婼吃得心满意足,擦嘴时想了想,和贺承觉说:“太谢谢你了,我改天请你吃饭吧。”
贺承觉擦手的动作停了下,“可以。”
郁婼本以为他会拒绝的,她倒不是舍不得一顿饭,只是觉得贺承觉八成不会愿意和她再有接触,没想到他答应得这么利索。
不过,她是该好好感谢他,她拿出手机,“我加你微信吧?到时候约个时间。”
贺承觉将手机递过去,她扫码添加好友。
贺承觉的头像是暗沉的夜空,一片黑里面坠着一颗星星。
很符合他阴沉的性格,郁婼想。
手中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,两个人不约而同看过去,郁婼的手机屏幕显示是贺峻之的微信来电。
郁婼皱了皱眉,起身接听。
才一接通,贺峻之在那头语气紧张地开口:“小嫫子,你在哪儿呢?”郁婼迟疑了下。
她和贺承觉在一起,这事儿要是让贺峻之知道,他估计得疯。
虽然随着年龄见长,逐渐成熟,贺峻之早就不再说贺承觉是小三的孩子,但一直以来他都视贺承觉为自己家里的入侵者。
他也理所当然地觉得郁婼和他是一个阵线的。
郁婼说:“我……我在酒店。
你昨晚怎么不回我的微信?吓死我了……”贺峻之像是松了口气,“我以为你没有开到房间,今天凌晨六点多就来学校找你了。”
郁婼此时异常冷静,心想,如果她真的在外面冻一夜,那他凌晨六点才出门找她只能帮忙收尸。
她不语,贺峻之又道:“你没事就好,对了,我进了派出所这事儿你千万别告诉别人啊,尤其我家里人,我爸妈还有爷爷要是知道了,非得扒我一层皮。”
郁婼想完了,她已经告诉贺承觉了。
她此时身在客厅,回头偷偷看贺承觉,这人应该不会多嘴告诉贺家其他人吧……好巧不巧,贺承觉此时从餐桌边站起身,也正看着她的方向。
四目相对,郁婼有点尴尬,赶紧收回视线,和贺峻之说:“知道了。
我今天得去派出所处理后续,”贺峻之说:“等忙完了,一定请你吃大餐重谢。”
郁婼心不在焉地应下。
挂断电话,她试图理清思绪。
她今年大四,还有半年毕业,原本她想,毕业后就算不结婚,不订婚,贺峻之怎么也该有点表示,至少两个人会确立关系。
现在贺峻之确实表示了……他表示,他交女朋友了。
她还是非常难受,心口很闷,无法思考,那是她从情窦初开就喜欢的男人,原本她以为会是双向奔赴的,没想到却是一场无疾而终的单恋。
这事儿,无论贺峻之怎么处理,她是得和自己爸妈说清楚的。
房门被人敲响,从餐厅出来的贺承觉径直去开门。
片刻后他回来,手里拿了个很大的纸质手提袋,递给郁婼,“外面冷,你出去之前穿上这个。”
郁婼接过打开,里面是崭新的女士羽绒服,并且是她惯常穿的牌子。
她有点不好意思收,但是又确实很怕冷,于是问:“多少钱?我转给你吧。”
贺承觉沉默几秒,才道:“不用了,就算是我提前送你的生日礼物。”
郁婼的生日就在下周,她很意外贺承觉居然记得。
这份礼物来得很诡异,她以前可没有收到过他的礼物,而且她过生日从来也没有叫过他,因为每次她生日贺峻之都在。
她这次自然也没打算喊他,这就尴尬了……她绞尽脑汁,才想出个解决方案:“那你生日想要什么礼物吗?我送给你。
不必,我的生日早就过去了,而且……”贺承觉语气淡淡,“我从来不过生日。”

小说《郁婼贺承觉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{__SCRIPT__}